學校首頁|新聞網首頁|ENGLISH|
您當現在的位置是:首頁  紀實

【重逢·光阴里的老故事】同窗少年乐相知 归来放歌推杯盏————我校85级校友毕业30年、95级校友毕业20年返校拾撷

【编者按】7月6日和13日,学校分别迎来了85级校友毕业30年、95级校友毕业20年返校活动。期间,新聞網记者对部分返校校友进行了随机采访,请他们讲述曾经的校园时光。下面,让我们走进他们的世界,倾听三十年前和二十年前,那些和北京化工大学有关的故事……

(校记者团 刘笑宇 陈彤宇)2019年7月6日和13日的校园显得格外热闹,校门口立起来一块红色的展板,教学楼门口和银杏路上挂起了横幅,不到八点主教楼的帐篷前就围满了人。那是北化毕业30年、20年的学姐学长们,再次回到了这个他们曾经学习生活过的校园里,和许久未曾谋面的老师、同学聊聊过往、谈谈将来。


那些人,曾伴我成長

信息學院自953班的陳瑞華曾經代表99屆的畢業生在畢業典禮上發言,20年後,他又站到了畢業20年校友返校的講台上,作爲信息學院的校友代表發言,他說,這份獨特的經曆,是他在北化最值得回味的事情。

蘇惠容提前一天就到了北京,她畢業于化工學院化953班,看到多年不見同學、熟悉又陌生的校園,蘇惠容不由的感慨萬千:“班裏的同學很多年不見了,但是互相聊一聊上學時發生過的事情、聊一聊現在的狀況,話匣子一下子打開了,班級同學還是那麽團結,還是那麽的親切,真好!”

化學學院的張之旭說,他對北化最深的印象除了課業和學習之外,就是他的班主任田老師。那時候生活比較艱苦,作爲班主任,不管是從農村來的孩子,還是家裏貧困的孩子,他都從自己的工資裏拿出一部分給學生們定期開小竈改善夥食,就這麽一直堅持了四年,張之旭看了四年,記了30年。走出校園以後,他告訴自己也要成爲像田老師一樣的人,才不會辜負四年的諄諄教誨。

作爲法律專業在宝利彩票的第一屆學子,文法學院經951班的張億說,那個時候的文科生,是北化校園裏特別亮麗的一道風景線。如今學校的文科隊伍逐漸壯大,他衷心的希望文法學院能夠培養出更多的人才,在法學界發展得更好、更強。談起本科四年最大的收獲,他說是身邊的老師和同學,四年裏,他認識了一些特別好的同學、特別好的老師。每次提到宝利彩票幾個字,心裏都覺得有一種歸屬感,覺得母校就像家一樣。

機電學院的趙鋒說,他離校之後最懷念的,就是他們幾個宿舍間會定期組織的“小超杯”足球賽。上午踢一場預賽,下午再來一場決賽,輸了的請客吃早餐。“當時是真的熱愛,精力也充沛。當時外面立交橋下有個早餐攤,一大早一起去吃碗熱騰騰的馄饨,再一起回來學習,真是懷念啊!”少年人的酣暢淋漓,大概是青春歲月裏最純真的快樂。

材料學院的白德來自于四川德陽,來到這個大都市求學,總有一種背井離鄉的孤獨感。他發現身邊的每一個人都很熱情,是從出了車站就碰見接站的學姐學長開始的。在這裏過的第一個生日,同學還帶白德到家裏去做客,朋友的父母也好客,高興地做了一桌子的菜,他看到熱氣騰騰的飯菜擺上桌,突然眼眶就濕了。

那句話,我記在心上

經管學院工業外貿95級的劉麗回憶起20年前畢業時,仍然能回憶起來當時她和同學們們在紫藤長廊拍合影的場景,那些照片她都沖洗了出來好好地放在相冊裏,每次翻起來都覺得舍不得那段青春歲月。“當時真的是青春年少,看照片特別親切,現在還想再走一遍。”工作時在單位裏遇到幾個北化的校友,都覺得像是遇到了親人。畢業20年後,她還能清清楚楚地背出北化的校訓——宏德博學,化育天工,劉麗說這八個字一直以來都在鼓勵著她,給她一種向上的力量。

和劉麗同系的鞠娅是前一天得知自己要代表學院上台發言的,爲此她輾轉反側了一個晚上,最終還是沒忍住,把躺在旁邊的先生叫起來問他:“你說我們畢業這20年都幹了什麽呢?”20年前,她離開學校時心裏想著:“我一定要到世界上闖一闖!”這麽一闖就闖了20年,20年裏,她到發改委任職、參與過WTO談判、在私企當了幾年高管,而今出來自己創業,一路追夢,一路尋找,20年後的這個上午,她站在當年同窗求學的人面前,鄭重地告訴他們,這20年來她的成長,離不開母校給予的三把利器——也是三件法寶。這三件法寶,一是“化”,“變化”的“化”,唯有不囿于一時所得,才能化成一個更好的結果;第二件法寶是“化工”的“工”,“工”意味著比其他浪漫的文科多了一種工匠精神;第三件法寶,就是學校的融合創新精神,給了她不斷突破自己的勇氣。

化學學院分952班的任雯在北化念完了本碩後,去清華念了博士和博後,每次提起這段經曆人家都會說“你博士考到清華挺不容易的”,但任雯總會第一時間告訴他們:“我的本科和碩士都是在宝利彩票讀的,在我的心裏,化工大學是我的根!”母校取得的任何一點進步,都讓任雯感到深深的自豪,畢業20年後,她始終記得母校教給她的爲人處世之道,低調做人,高調做事! 

生命學院的劉立棟坦言:“北化給了我們一個嚴謹的學風和一個嚴謹的人生態度。我們北化的校風學風都特別好,對我們的成長有很大幫助。” 

同樣本碩都就讀于北化的李鳳是最後一屆學制兩年半的研究生。畢業30年後,一直在從事專業相關的工作,李鳳說:“在北化專業課程伴隨我生活的點點滴滴,很感謝當時在學校打下的良好基礎,當時老師們一直說專業基礎要打好,不是沒有道理的!”是啊,雖然學生面臨的選擇更爲多樣化,但是作爲基礎的大學課程,恰恰是他們未來從業與更進一步創新的基礎,不要盲目與浮躁,踏踏實實走好每一步,是這些畢業了30年的學姐學長們,最想告訴所有北化學子的事情。

那個地方,我用一生回憶珍藏

主教樓前的甬道上,有穿著不同顔色班服的校友正敘舊合影,也有跟著父母前來的小朋友,拉著媽媽的手喊著“叔叔”“阿姨”,探頭探腦地在展板上尋找辨認著自己父母年輕時候的模樣。20年、30年過去,他們的容貌改變,學校外貌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很多樓宇翻新或修建,但校友們都說,來到這裏“還是可以看到以往我們走過的路和成長的經曆”。

化学工程学院的尹泽锋对今天的母校有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,“原来的宿舍楼已经变了,实验楼好像也拆了……”他拿出记忆来翻找对比,也从心底里感到喜悦,“总之学校变得越来越好了!” 机电学院的薛亮每次来北京路过都会来看看,拍个照片、拍个视频,也算是对母校发展变化的一个见证和留念。

科學會堂裏,他們像上學時一樣找到學院班級的區域、找到熟悉的面孔,或低頭交談,或拿出手機自拍合影,看著這些許久未見的老同學,數理學院的張秀剛總是忍不住回憶起上學時同學們在一起出去打球、一起出去吃飯、一起去上自習的情景,臉上的神情仿佛又回到了那個在球場上揮汗如雨又神采奕奕的少年。

他們在這裏度過了四年時光,求學識、遇知己、拜良師,不知不覺間,“北化人”三個字,已經成爲了他們身上共同的符號,遇見校友,都視作親人,更是把北化,當成了自己的家。一個他們無論走出多遠,都能給予他們精神支持和力量的家!

“再過二十年我們重相會/看看偉大的祖國該有多麽美/天也新地也新/春光更明媚……”走出校門幾十年後,他們再度並肩而立,唱起一支屬于青春的歌。臉龐褪去青澀稚氣,變得成熟穩重,歌聲出口,添了沈著有力。再不是曾經的懵懂少年,但他們心中屬于北化人的熱忱和進取,從未改變。

這些北化人懷揣著夢想從這裏走入社會,開拓事業、建設祖國,遊曆闖蕩,看過多情天地,今日重聚于此,仍然勇敢真誠、勤勉敬業,不曾松懈。開懷暢飲、高談闊論,杯中是情——師生情、同學情、母校情;杯子碰到一起,是回憶、是青春,是歲月長河裏傳來的悠然回聲。下一個20年、30年後,北三環東路15號,母校樓前,願能再聚首!